对人体器官所有权转让的激励制度探析

   目前器官移植技术水平不断高 ,由于法律的限制,器官的供给方面却存在很大空缺。文章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建立器官转让激励机制的合理性,并根据伊朗的经验与我国的实际情况,就活体器官转让与尸体器官转让分别制定了可能性的激励制度,旨在促进社会整体福利的高。 
  关键词器官;所有权转让;激励制度 
  在法制社会下,出于对人体健康的保护与监督,我国在器官所有权转让方面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控制制度。同时虽然我国人口众多,由于传统观念以及受教育水平等影响,人体器官的需求与供给之间仍存在的空缺却越来越大。从制度上寻求改进,在尊重个人意愿、维护社会稳定安全的前下,建立具有现实意义的激励机制以鼓励合理的器官移植,是我国器官转让制度未来发展需考虑的方向。 
  一、关于人体器官所有权的问题 
  法学规定所有权属于物权,而法学中的物都具有有形或无形的财产利益性,能够满足人的某种物质或精神需,但这并不意味着能够满足人的物质或精神需的东西,就可以具有法律上的财产利益性。1由于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没有对人体器官的法律属性做出准确界定,从而造成医疗实践中的伦理难题和法律空白。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所有权对财产的占有、支配、使用等属于所有权范畴的功能,即个人一旦拥有所有权,便有了所有权权利行使的决策权及承担其决策后果的责任。交易是两个使用者所有权之间的关系,即双方对自己和对方财产收益的权、责、利关系界定的问题。从这一角度来看,只法律没有特殊规定,器官属于人自身的天然财产即人具有自己器官的所有权,每个具有行为能力的人应当具有出于所有权交易或是其他目的而转让自己器官的权利并自行承担其后果。 
  而对于尸体器官的所有权归属,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定义或结论,最被广泛认可的说法为对于尸体来说,回归为无生命之物, 对该物的所有权, 生前由本人享有, 死后由继承人享有。2 
  二、器官所有权难以由市场转让的原因 
  市场机制是利用价格手段来调节供求的有效机制,然而器官的转让关乎人体健康,如果盲目开放市场机制,将器官转让纳入普通物品所有权交易范畴之内,将埋下严重的社会隐患。 
  从动机来看,生活过度贫困的人极有可能受不住市场利益诱惑从而捐赠器官获取钱财,他们所受的教育水平不高,对自己交易行为后果的严重性不能做到准确的认知,因此被利用、诈骗的几率较大;从过程来看,目前市场过度的供求差距将会供巨额的盈利空间,由此必将催生其成为一项产业进行发展,而器官转让的重前是接受转让的公平性,那么就必须保证信息供方不能够参与利润的分配,而无论将该公司或是机构纳入国有或私有范畴,其角色不仅是信息供者也将是利润获取者,因此会出现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所形成的骗买骗卖行为;从结果来看,而一旦出现强迫或是诈骗等为谋利益的不法行为,与普通诈骗损害财产利益不同,器官犯罪将直接损害公民的人身安全。 
  正因为无偿转让器官制度下器官的捐赠数量远远不足,在相关体制建设匮乏的情况下又不适宜由放开由市场来调节,所以考虑激励机制的设计才至关重。 
  三、器官所有权转让的激励机制 
  (一)建立器官转让激励机制的合理性 
  1.价值交换角度 
  在我国社会目前从人们对健康的重视程度与心理活动来看,无论被告知是否对身体健康有害,在无偿转让的前下人们大多不愿意捐赠自己的器官或其他身体组织。活体骨髓转让目前是被法律许可的,然而就骨髓库屡次告急的情况来看,虽然骨髓属于人体可再生的造血器官,且捐赠骨髓从医学解释上来说还对身体有一定益处,但有无偿转让意愿的人仍处于极少数。这是由于社会中的人大多属于理性的经济人,利他主义者属于少数,建立激励机能够更好地调动经济人的转让动机,将原先利益不对等的单方面的所有权转让制度改革为所有权的交换制度,然而这并不等于直接赋予转让者金钱报酬,作为交换的可以是荣誉、权利等价值不具有可衡量性的物品。 
  2.消费角度 
  目前大多数国家禁止器官转让者收取任何形式的报酬,然而 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盖里·贝克尔(GaryBecker)和经济学家朱里奥·乔治·伊莱亚斯(JulioJorgeElias)曾表示“金钱的刺激将有效增加器官的供应,从而大大减少器官市场上病人的轮候时间,以及等候器官移植的病人的死亡率,同时移植手术成本增加的额度绝对不会超过12%”。如果采取激励机制所耗费的成本费用无论是由国家承担或是从被转让者以非直接金钱方式收取,与高昂的手术费用相比较,都不会是严重的消费负担。 
  3.社会角度 
  中国目前正在步入老龄化社会,同时在计划生育政策下所出生的人口正步入壮年。对于器官供求而言,这会引起两方面问题一是由于年龄增长所引发的的器官衰竭使得器官需求量在未来将呈大幅上升趋势,而无论是活体还是尸体,能够供健康器官的群体范围相对变小;二是由于现阶段青壮年多为独生子女,在器官发生问题时,由于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器官又较为老化不适合移植,导致亲属配型的路径极窄。 
  (二)器官转让的激励制度设计 
  根据器官转让移植后对人体的伤害,可以将其分为转让后不会明显危害人体健康的器官与转让后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器官。转让后不会明显危害人体健康的器官是指可以再生的组织或器官例如皮肤、骨髓等,以及缺失部分不会影响其在人体中所发挥功能的器官例如肾脏、肝脏等。这类器官在医学上的移植技术已经非常精进,找到能够配型成功的器官是关键所在,因此可以建立激励机制,并考虑活体器官转让的可能性。而转让后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器官是指一旦转让,人体这方面的正常功能将受到严重影响,例如心脏、眼角膜等。想解决这部分器官的供给问题则需对尸体器官的转让出适当的激励机制。
  1.活体器官移植的激励制度设计 
  活体器官所有权转让的基本经济原则是实现帕累托式改进,在这里表现为必须以在不损害转让者基本健康的前下,即至少在该器官缺失部分的情况下依然能在未来生活中正常使用该器官的条件下,对被转让者实施器官移植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获取收益,以达到社会整体福利的改进。因此活体器官移植的激励制度仅限于可再生或缺失部分并不影响其发挥功能的器官。 
  (1)健康保险 
  目前在我国等大部分国家,这类器官的活体移植转让仅限于直系亲属之间,且有着必须无偿捐赠等诸多条件的限制,然而在伊朗已经建立了可以面向全社会的有偿转让器官机制。器官捐献者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获得一定的补偿。一方面,伊朗政府将对有偿器官捐献者予以约12美元的补偿和一定限额的健康保险(通常为一年),该保险涵盖一年内的与手术相关的病症。另一方面,器官捐献者可以得到接受者的补偿3。如果接受者一贫如洗,特定的慈善组织可以给予捐献者以补偿。而联系器官需求与供给并负责补偿的机构是一个叫做等待移植者将被转入透析与移植患者联合会(DATPA)的非盈利组织。 
  就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给予金钱补偿太过冒进,但供健康保险的制度则值得借鉴。转让器官无论在科学上对身体是否会有较大损伤,转让者普遍有一种身体受到一定程度伤害的心理。因此给予转让者一定时间的健康保险,不仅是对转让者健康的负责行为,也是消除转让者术后对自己健康心理障碍的合理方式。 
  (2)医疗待遇方面享受优先权 
  不仅是器官资源,在大城市中医疗资源都逐渐成为一种稀缺产品,给予转让者日后在医疗待遇方面的优先权,即颁发一定的证明,使转让者在医院就诊、住院等资源竞争激烈时优先获得资源的权利。然而这种权利必须仅由本人才能使用,否则会涉及到市场交易的问题,进而变相为权利定价。这种激励政策所赋予的权利不可转让,也难以用金钱来衡量,更加重的是没有脱离医疗的范畴,在未来社会发展中也会显得愈发重与实用。 
  2.尸体器官移植的激励制度设计 
  就目前情况看来,建立尸体器官移植的激励机制是最现实可行的。无论是否开放活体器官移植,可供移植的器官都属于稀缺性物品,而其稀缺性却并不适合用市场机制来定价。为了对由稀缺而产生的竞争行为加以限制,同时为从本源上缓解稀缺性的存在,必须针对供方制定出激励机制。然而激励机制必须与价格脱钩,以免机制被利用变相暗示器官的价格从而将器官所有权转让行为同化为一般的买卖行为,引发道德纠纷。 
  (1)颁布荣誉证书 
  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人们大多在过世之前对自己的名誉与德行评价非常看重,跟据这一点可以有死后愿意转让器官的人颁布荣誉证书。不同于金钱交易,这种补偿制度更多地体现的是社会对于器官捐献者的行为的认可。 
  (2)亲属器官获得器官移植优先权 
  参考献血的激励制度,对于承诺死后转让器官的患者可以允许其亲属享有优先获得未来器官移植的权利。然而这种权利的使用必须发生在器官成功转让之后,否则会存在道德风险,即转让者签订契约之后即不在意器官的保养,导致器官不适合移植。 
  使器官捐赠者亲属优先获得未来器官移植的权利,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即以稀缺资源的供为前获得竞争稀缺资源的有利条件,使得器官转让行为的付出与收益不扩展到其他经济领域,并以血缘为限制条件杜绝权利买卖现象的存在。 
  承诺死后转让器官,本人可以获得一定的荣誉奖励待遇,作为一种现实激励。而当这个公民去世器官用于移植之后,遗体器官供体亲属也可以享受一定的社会优抚包括器官移植优先权,作为对器官捐献者的一种预期激励4。结合经济利益建立起激励机制,既能体现法律制度的公平性,也能使器官移植供体及其亲属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心理平衡。然而激励机制的实现必须建立在严格的监督机制条件之上,同时注意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预防以器官转移为目的的生育情况出现。 
  器官的转让无疑会使得转让者承担一定程度的心理或生理损失,然而建立合理的器官转让激励机制则会使得部分人跨越这道坎,进而填补现阶段器官供求方面的严重不平衡。激励机制的建立使得所有权转让更加合理,这种有效的途径不仅能够挽救个人生命,也有利于促进社会整体效益的高。 
  参考文献 
  1 韩德强.禁止活体角膜移植的学理探析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8,(4). 
  2 宗绪志.论尸体权属J.人民司法,1999,(9). 
  3 S.Ossareh.etal.“Attitude of Iranian Nephrologists toward Living Unrelated Kidney Donation” Transplantation Proceedings 39(27)819-21. 
  4 程远,沈爱玲.我国人体器官移植的补偿机制研究J. 医学与社会,212,(12).